高主教(Bp. Raimondi) 在1875年探訪西貢半島後,在日誌寫下:「我們乘坐『海星號』到達深涌。在深涌我可以欣賞到和神父(Fr. Piazzoli) 前衛的創意!深涌地勢低窪,潮水令一大片土地不宜耕種。和神父鼓勵村民築一條大海堤分隔海水,在這片拯救回來的農地上耕種,足以餵養半條村的人口呢!」

原來這條座落在村口的海堤,已差不多有一百五十年的歷史,一直在保護着深涌的村民。

海堤的兩端設有水閘,相信是後期修繕時加置。水閘設計簡單,在海堤的排水口上掛上木閘的圓軸,令木閘隨潮水可開可掩。當遇上潮漲,木閘會緊閉,不讓鹹水輕易流進農地;遇上山洪暴雨河水泛濫之時,木閘則被河水推開,緩緩流入大海。

前往深涌村時,一不留神便會錯過村口的「橋閘碑誌」,那是為感謝政府在1948年撥出基金重修堤閘而立。海堤和水閘是村民與環境互動而呈現的資產,記載了農村社區善用環境資源的傳統智慧。今天我們觀看這猶存的文化地景(Cultural Landscape),可想像一下百多年前海堤內的農地,從前村民依賴並善用着大自然的簡樸生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