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涌有着一片在香港罕見的大草原,吸引了許多市民來野餐、踢球、滾草地。原來這片草原從前是餵養村民的農地,每年種兩造水稻,旱地則種蕃薯、花生,林邊也種荔枝、番石榴等果樹。

村長告訴我們,山腰有個陂頭用來閘住山水,插秧前後放水滋養禾田。秋收割苗後農夫在家門前曬穀,再以風乾機去除乾草雜質,然後用石磨剝掉穀殼。深涌出產的糯米和粘米品質很好,村民會拿出大埔墟賣個好價錢,再買粗糧回村吃。從前的村民就是這樣過着簡樸的農鄉生活,依山開拓梯田,集山水灌溉,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