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夏快到的平日,深涌少了遊人聚集的喧嘩,卻多了動物露面的機緣,不但有一份額外的寧靜,讓人更能親近大自然生態,還勾起縷縷思絮。

從碼頭沿入村小徑走到分岔口,視野豁然開朗,喜遇兩頭在周末少見的牛在大草地上踱步,體態壯健優美,一派逍遙悠閒的樣子,慣常陪伴牠們身邊的牛背鷺卻不知去向。 稍往前才發現一對牛背鷺共處叢林旁的一隅,其中一隻頭和頸的白毛開始漸變橙黃,這是踏入夏天繁殖季節的先兆。

山腳底有兩條石樁柱,據村長說,這是昔日牛棚的入口,上面加上橫木便成欄杆。隨著村民陸續遷出,牛棚日久失修,如今已蕩然無存,只餘石柱任人猜想是何物。

回憶剛才在分岔口遇見的牛,牠們現時四處流浪,靠大自然維生,有誰記得牠們的先祖曾經被人豢養,為人操勞? 又有誰記得這裡仍未改造成現在的模樣時,曾經是一大片農田,村民靠著耕牛犁田翻土,然後才插秧種稻? 至於宋代孔平仲所寫的《禾熟》:「百里西風禾黍香,鳴泉落竇穀登場;老牛粗了耕耘債,齧草坡頭臥夕陽」,還有誰品味其中描述的農村風光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