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道行 深涌 Haven 項目 展覽介紹傳教歷史.鄉郊保育

上世紀60年代在西貢深涌三王來朝小堂使用過的聖體銀碟、聖體巾、燭台等禮儀用品;深涌村長的堂兄兒時在公民學校讀書時用的《香港漢文讀本》;西貢半島村落多座小堂的模型等,都是「深涌Haven」項目展覽中的展品,對於深涌村長李俊輝來說,展品讓他再一次回到昔日在深涌生活的日子。

2021-06-15T18:46:00+08:0029 3 月, 2021|未分類|

【感恩與期待 – J. Leung】2021/03/10

【感恩與期待 - J. Leung】 兩個月前我分享了帶老友尋訪三王來朝小堂的故事。 上星期他告訴我自己再去了小堂一趟。 我問他可有留意到祭台前蓋了一幅帆布,這是深涌Haven工作室的同事做的,為避免祭台的彩繪因日曬雨淋而進一步褪色。 我也告訴他兩個月前初見的那用樹枝造的十字架曾經倒下,給同事扶正,用瓦片墊好。 怎料老友不動聲色用木造了一個十字架,帶入深涌,於是三王來朝小堂又有了一個新的icon,真是感恩萬分! 話說起來,你也可以成為深涌Haven的一名義工,我們期待着! [...]

2021-03-29T21:50:02+08:0010 3 月, 2021|未分類, 深涌Haven|

記講座點滴

我被「古道行」的海報吸引,參加了九州大學福島綾子教授的講座, 她利用重置鹿兒島前主教座堂的個案,介紹日本人對保育歷史建築的投入,令我印象深刻,因此執筆寫下自己記憶所得作為備忘參考。我用了重置一詞, 是因為在處理這間前座堂的過程中,涉及了拆卸、貯存、遷移、和重建等多個工序 。 三代主教座堂 公元1545年,聖方濟沙勿略遠渡重洋在九州南部鹿兒島登陸,展開了天主教傳入日本的歷史。其後日本曾經禁止基督宗教長達二百多年(1614-1870),直至1890年傳教事業才在鹿兒島恢復,因此當地主教座堂尊聖方濟沙勿略為主保。 第一代座堂建於1908年,但在大戰期間被摧毀。第二代座堂建於1948年,為了紀念聖方濟沙勿略把天主教傳入日本四百年。此後在1997年,教區宣告拆卸第二代座堂,並於1999年建成一間新穎的第三代座堂。   前後三代鹿兒島聖方濟沙勿略主教座堂: 第一代建於1908年(上) [...]

2019-01-26T05:22:25+08:0021 1 月, 2019|未分類|

心靈之光

從「雅各伯之路」到「古道行」 今年暑假,一如過去幾年,我再次選擇到西班牙走雅各伯之路。 雖然對這條路已經不再陌生,但這次行程仍帶給我一些新的體會,並令我進一步反思「古道行」這個計劃。 當初古道行的構思絕對是由雅各伯之路所引發的,希望藉著復修、保育香港教會早期在西貢半島建立的聖堂,推動更多人透過親身走上先賢的道路, 去感受他們對信仰的熱忱,繼而將這一份信仰活化,帶進自己的人生路上。 雅各伯之路已有一千多年的傳統,在上世紀沉寂了一段時間後,近年又慢慢引起關注,平均每年吸引二十多萬來自世界各地的背包客,徒步至聖地牙哥終點站。不過,他們當中,只有不到百份之二十是有信仰背景或懷著宗教目的去走這條路。因此,在教廷的鼓勵下,西班牙教會過去幾年一直努力完善這一條雅各伯之路。他們的努力,不是完善衣、食、住、行的配套,而是讓這古道由著名的徒步文化之旅,回復至真正的朝聖之旅;由純粹鍛鍊意志和體力的活動,回復至虛空心靈、聆聽天主的操練。 作為一位真正的朝聖者,沿途的聖堂建築、禮儀都是旅程的目標。如果每當經過聖堂時,都看見它們重門深鎖,實在是很令人洩氣的;如果大多數聖堂都是這樣,朝聖的氣氛自然大打折扣。今年我發現無論甚麼時候經過聖堂,即使是早上六時,它們大都是大門敞開,並且有人接待。另外,還有一間在星期六主日提前彌撒後,邀請所有的朝聖者留下晚餐。食物雖然簡單,但讓人強烈感到教會的門是打開的,自己是被歡迎的一位。不單是天主歡迎我,這條村莊、這個教區也歡迎我。我為自己能進入這團體而高興,也為這團體的付出而感動。 不過,路上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一間聖堂的佈置,它可能沒有足夠的人力資源提供導賞員,但它以祭台前的佈置告訴朝聖者:「歡迎到來」。一幅厄瑪烏路上的畫,一個朝聖路上的標誌,清楚展示出朝聖路的目的,再次提醒各朝聖者旅程的目標和意義。作為有信仰的朝聖者,這是一個簡單但清晰的標記,原來自己過去的日子好像在厄瑪烏的路上,不過,復活的基督卻一直與自己同行。這對一個在路途上短暫迷失的朝聖者來說,是很窩心的鼓勵和肯定。 旅程中讓我看到,雅各伯之路不單為朝聖者帶來不一樣的體會,它同樣為當地的居民帶來了不一樣的生活。其中一條村莊,由於朝聖的人多了,居民因此產生動力去修復村莊、修復聖堂,讓整條村莊得以重現,他們的文化傳統得以傳承下去。 [...]

2019-01-25T10:51:20+08:0018 9 月, 2018|未分類|
Go to Top